<address id="vvpdf"></address>

<form id="vvpdf"><nobr id="vvpdf"><progress id="vvpdf"></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vvpdf"></address>
        <noframes id="vvpdf">
        <address id="vvpdf"></address>

            <address id="vvpdf"></address>

            黛玉葬花的詩詞。

            黛玉葬花的詩詞。

            1、詩詞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把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2、簡析

            《葬花吟》是清代文學家曹雪芹的小說《紅樓夢》第二十七回中女主角林黛玉所吟誦的一首古體詩。此詩通過豐富而奇特的想象,暗淡而凄清的畫面,濃烈而憂傷的情調,展示了黛玉在冷酷現實摧殘下的心靈世界,表達了她在生與死、愛與恨復雜的斗爭過程中所產生的一種焦慮體驗和迷茫情感。它是林黛玉感嘆身世遭遇的全部哀音的代表,也是曹雪芹借以塑造黛玉這一藝術形象、表現其性格特性的重要作品。

            戴玉葬花詩詞

            【葬花吟】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歲閨中知有誰?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門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關于“黛玉葬花”的詩詞有哪些?

            《葬花吟》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著去?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對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初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艷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 獨把花鋤偷灑淚,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愿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 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壞凈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花冢銘》“余性愛瓶花,不減連林,償有概世之蓄。

            瓶花者,當其榮盛悅目,珍惜非常;及其衰頹,則舉而棄之地,或轉入混渠莫恤焉,不第唐突,良亦負心之一端也。

            余特矯共失,凡前后聚瓶花枯枝,計百有九十三枚,為一束,擇草堂東偏隟地,穿穴而埋之。

            銘曰:汝菊、汝梅、汝水仙、木樨、蓮房、墜粉、海棠、垂絲、有榮必有落,骨瘥于此,其魂氣無不之,其或化為至文與真詩乎?”《楝亭詩鈔》

            求葬花呤歌詞

            賞析也給你附帶上了!《葬花吟》花榭花飛飛滿天,紅綃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處訴;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歲閨中知是誰?三月香巢初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獨把花鋤偷灑淚,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語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奏,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語花自羞;愿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杯凈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詩詞鑒賞】 《葬花吟》是林黛玉感嘆身世遭遇的全部哀音的代表,也是作者曹雪芹借以塑造這一藝術形象,表現其性格特性的重要作品。

            它和《芙蓉女兒誄》一樣,是作者出力摹寫的文字。

            這首風格上仿效初唐體的歌行,在抒情上淋漓盡致,藝術上是很成功的。

            這首詩并非一味哀傷凄惻,其中仍然有著一種抑塞不平之氣。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就寄有對世態炎涼、人情冷暖的憤懣;“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豈不是對長期迫害著她的冷酷無情的現實的控訴?“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杯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則是在幻想自由幸福而不可得時,所表現出來的那種不愿受辱被污、不甘低頭屈服的孤傲不阿的性格。

            這些,才是它的思想價值之所在。

            這曾詩的另一價值在于它為我們提供了探索曹雪芹筆下的寶黛悲劇的重要線索。

            甲戌本有批語說:“余讀《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憾慨,令人身世兩忘,舉筆再四,不能下批。

            有客日:‘先生身非寶主,何能下筆?”即字字雙圈,批詞通仙,料難遂顰兒之意,俟看玉兄之后文再批。

            ’噫唏!阻余者想亦《石頭記》來的,散停筆以待。

            ” 值得注意的是批語指出:沒有看過“玉兄之后文”是無從對此詩加批的;批書人“停筆以待”的也正是與此詩有關的“后文”。

            所謂“后文”毫無疑問的當然是指后半部佚稿沖寫黛玉之死的文字。

            如果這首詩中僅僅一般地以落花象征紅顏薄命,那也用不著非待后文不可;只有詩中所寫非泛泛之言,而大都與后來黛玉之死情節聲切相關時,才有必要強調指出,在看過后面文字以后,應回頭來再重新加深對此詩的理解。

            由此可見,《葬花吟》實際上就是林黛玉自作的詩讖。

            這一點,我們從作者的同時人、極可能是其友人的明義《題紅樓夢》絕句中得到了證明。

            詩曰;傷心一首葬花詞,似讖成真自不如。

            安得返魂香一縷,起卿沉痼續紅絲?“似讖成真”,這是只有知道了作者所寫黛玉之死的情節的人才能說出來的話。

            以前,我們還以為明義未必能如脂硯那樣看到小說全書,現在看來,他讀到過后半部部分稿子的可能性極大,或者至少也聽作者交往的圈子里的人比較詳盡地說起過后半部的主要情節。

            如果我們說,明義絕句中提到后來的事象“聚如春夢散如煙”、“石歸山下無靈氣”之類,還可由推測而知的話;那么,寫寶王貧窮的“王孫瘦損骨嶙峋”,和寫他因獲罪致使他心中的人為他的不幸憂忿而死的“慚愧當年石季倫”等詩句,是再也無從憑想象而得的。

            上面所引之詩中的后兩句也是如此:明義說,他真希望有起死回生的返魂香,能救活黛玉,讓寶、黛兩個有情人成為眷屬,把已斷絕的月下老人所牽的紅絲繩再接續起來。

            試想,只要“沉痼”能起,“紅絲”也就能續,這與后來續書者想象寶、黛悲劇的原因在于婚姻不自主是多么的不同!倘若一切都如程偉元、高鶚整理的續書中所寫的那樣,則寶玉已有他屬,試問,起黛玉“沉痼”又有何用?難道“續紅絲”是為了要她做寶二姨娘不成?此詩“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等末了數句,書中幾次重復,特意強調,甚至通過寫鸚鵡學吟詩也提到。

            可知紅顏老死之日,確在春殘花落之時,并非虛詞作比。

            同時,這里說“他年葬儂知是誰”,前面又說“紅消香斷有誰憐”、“一朝飄泊難尋覓”等等,則黛玉亦如晴雯那樣死于十分凄慘寂寞的境況之中可以無疑。

            那時,并非大家都忙著為寶玉辦喜事,因而無暇顧及,恰恰相反,寶玉、鳳姐都因避禍流落在外,那正是“家亡莫論親”、“各自須尋各自門”的日子,詩中“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或含此意。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幾句,原在可解不可解之間,憐落花而怨及燕子歸去,用意甚難把握貫通。

            現在,倘作讖語看,就比較明確了。

            大概春天里寶黛的婚事已基本說定了,即所謂“香巢已壘成”,可是,到了秋天,發生了變故,就象梁間燕子...

            黛玉葬花詞全文,及其譯文

            1、全文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把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2、譯文 花兒凋謝飄飛,飛舞滿天;鮮紅的顏色消褪,芳香的氣息散去,有誰憐惜它? 浮游的蛛絲柔軟地系在一起,飄舞在春日的臺榭前;飛落的柳絮輕輕地沾在一處,撲向錦繡的門簾。

            閨閣中的少女憐惜晚春,惆悵的思緒縈滿心懷,沒有排遣的地方。

            我手中拿著用來埋葬落花的鋤頭,走出繡花的門簾,怎么忍心踐踏著落花走來又走去? 柳條和榆莢錢自顧自地芳香繁茂,哪里管得了桃花與李花的飄落紛飛! 桃花與李花明年都能再次開放,但明年的閨閣中,怎能知道還有誰呢? 三月的時候,散發著花瓣香氣的燕巢剛剛筑成,梁間的燕子太過無情! 明年花兒再次開放,即使可以啄下筑巢;卻不知道人已離去,房梁已空,燕巢已傾落! 一年三百六十日,刀一樣的寒風,利劍般的嚴霜,嚴酷地逼迫著花兒。

            縱使花兒明媚鮮艷,又能持續多長時間呢?等到某一天就會漂泊零落,難以尋覓。

            花兒開放的時候容易看見,凋落時卻難以找尋;臺階前傷心壞了我這個埋葬落花的人兒。

            我手里拿著葬花的鋤頭,淚水暗暗灑落,灑上空空的枝頭便現出血痕。

            杜鵑不再啼鳴,此時正是黃昏;我背負著葬花的鋤頭回到房中,掩上一重重朱門。

            青熒的油燈照映著墻壁,我剛剛睡下;冰冷的雨滴敲打著窗戶,我的被子還沒有溫暖。

            責怪我為了什么事倍加傷心?一半是因為憐惜春光,一半是因為嗔怪春光。

            憐惜春光忽然來到,嗔怪它忽然離去;來到的時候又默默無言,離去的時候我也無法聽聞。

            昨天晚上我聽到庭院外有悲傷的歌響起,不知那是花兒的魂魄,還是鳥兒的魂魄? 花兒的魂魄、鳥兒的魂魄總是難以留駐,鳥兒自是沉默不語,花兒自是含著嬌羞。

            我希望我的肋下生長出一雙羽翼,隨著落花飛到天際的盡頭。

            天際的盡頭,什么地方有芳香的土丘? 不如用錦緞做的囊袋,收起落花的清艷遺骨;用一捧干凈的泥土,掩埋這絕代風流。

            花兒的品質本來潔凈,如今仍舊回歸潔凈;不讓它污濁骯臟地陷落在水渠泥溝里。

            落花你今天死去,我來收斂埋葬;我卻不能預知我自己何時喪亡。

            我今日埋葬花朵,人們笑我癡情;他年埋葬我的怎知是誰? 請看罷,春光逝去花兒漸漸凋落的時候,便是美麗的少女衰老、死去的時候。

            等到有一天春天已盡,美麗的少女老去;那時花兒凋落、人兒逝去,都無從得知! 擴展資料 《黛玉葬花》是文學名著《紅樓夢》中的經典片段。

            林黛玉最憐惜花,覺得花落以后埋在土里最干凈,說明她對美有獨特的見解。

            她寫了葬花詞,以花比喻自己,在《紅樓夢》中是最美麗的詩歌之一。

            賈寶玉和林黛玉在葬花的時候有一段對話,成為《紅樓夢》中一場情人之間解除誤會的絕唱。

            《葬花吟》是林黛玉感嘆身世遭遇的全部哀音的代表,也是作者曹雪芹借以塑造這一藝術形象,表現其性格特性的重要作品。

            參考資料:百度百科-黛玉葬花

            新版紅樓夢中黛玉葬花的詩句,與當時黛玉心情的分析

            黛玉原先與寶玉一起葬過花,第二次是因為:: 林黛玉去找賈寶玉,只可惜正巧遇到薛寶釵也在怡紅院。

            而怡紅院的大丫頭晴雯因為薛寶釵深夜不離開,鬧得她不好休息,因此聽到林黛玉的敲門而沒給黛玉開門(沒聽清敲門人是黛玉),還說寶玉睡下了一概不見人,這下惹惱了林姑娘。

            更可氣的是林黛玉被拒門離開時還看到了薛寶釵深夜從怡紅院走出來,不是說不見人的嗎,這下林姑娘就更生氣了。

            但是林黛玉也沒有上前去質問。

            只是回到瀟湘館里面暗自垂淚。

            她的大丫頭紫鵑也不知道所為何事。

            第二天芒種節,風俗上要祭餞花神。

            于是大觀園里面的諸位姑娘便盛裝齊聚,可是卻不見了林姑娘,大家說黛玉是睡懶覺呢,寶釵提議自己去叫林黛玉。

            路上我們的寶姐姐看到一只彩蝶,童心忽熾,于是就上演了一場楊妃戲彩蝶的好戲。

            可巧,寶釵剛經過滴翠亭,正好遇見了小丫頭墜兒和寶玉的丫頭小紅在說小紅的手帕被賈蕓撿到的事情,這段后來成為奇緣佳話的引子在當時尤其是封建淑女寶釵看來是有違禮教風化的,寶釵就乘勢撒謊稱自己是來找林黛玉的,言下之意是自己剛到,并沒有聽到什么秘密。

            這個小紅又名紅玉,本來生的水靈機靈,正好遇到王熙鳳需要用人傳話,她做得很好,鳳姐于是看中了這個丫頭,要找寶玉討來自己使喚。

            寶玉來找他的林妹妹,可是妹妹卻只和其他姑娘們說話,壓根兒不理他。

            寶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還不知道昨晚上因為沒開門而惹惱了林姑娘的事情。

            這邊寶玉和他的三妹妹探春說話,無意中又扯到那個無事生非的趙姨娘,惹得探春生了一會子氣。

            寶玉還是沒有心思和眾姊妹們玩耍,還是想著他的林妹妹,卻還是不知道林妹妹為何生他的氣。

            寶玉又想到黛玉常常拾花而葬,于是自己去收拾桃花,想要替林妹妹葬花。

            在來到花冢時,卻聽見有山坡那頭有女兒哭泣,嗚咽之聲甚是傷感,仔細聽來,哭訴的卻是一首詩文,也就是葬花詞: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樹,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初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研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入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依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依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杯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依收葬,未卜依身何日喪? 依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依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 我可是自己對著紅樓夢一字一句自己搞出來的,希望能夠滿足你的要求

            求藏頭詩“月夜葬花”

            出自: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此恨何時已。

            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

            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

            料也覺、人間無味。

            不及夜臺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釵鈿約,竟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

            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

            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

            待結個、他生知已。

            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里。

            清淚盡,紙灰起。

            紅樓夢中黛玉的葬花詞

            《葬花吟》是《紅樓夢》小說中女主角林黛玉所吟誦的一首古體詩。

            因版本不同,詞句稍有變化。

            一、程高通行本《葬花吟》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未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二、甲戌本《葬花吟》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死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抷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有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三、 周汝昌校本《葬花吟》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簾中女兒惜春莫,愁緒滿懷無處訴。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柳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歲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把香鋤淚暗灑,灑上花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落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冷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奴收葬,未卜奴身何日亡? 奴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奴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白話譯文: 花兒已經枯萎凋殘,風兒吹得它漫天旋轉。

            退盡了鮮紅顏色,消失了芳香,有誰對它同情哀憐? 柔軟的蛛絲兒似斷似連,飄蕩在春天的樹間。

            漫天飄散的柳絮隨風撲來,沾滿了繡花的門簾。

            閨房中的少女,面對著殘春的景色多么惋惜。

            滿懷憂郁惆悵,沒有地方寄托愁緒。

            手拿著鋤花的鐵鋤,挑開門簾走到園里。

            園里花兒飄了一地,我怎忍心踏著花兒走來走去? 輕佻的柳絮,淺薄的榆錢,只知道顯耀自己的芳菲。

            不顧桃花飄零,也不管李花紛飛。

            待到來年大地春回,桃樹李樹又含苞吐蕊。

            可來年的閨房啊,還能剩下誰? 新春三月燕子噙來百花,散著花香的巢兒剛剛壘成。

            梁間的燕子啊,糟蹋了多少鮮花多么無情! 明年百花盛開時節,你還能叼銜花草。

            你怎能料到房主人早已死去,舊巢也已傾落,只有房梁空空。

            一年三百六十天啊,過的是什么日子!刀一樣的寒風,利劍般的嚴霜,無情地摧殘著花枝。

            明媚的春光,艷麗的花朵,能夠支撐幾時。

            一朝被狂風吹去,再也無處尋覓。

            花開時節容易看到,一旦飄落難以找尋。

            站在階前愁思滿懷,愁壞了我這葬花的人。

            手里緊握著花鋤,我默默地拋灑淚珠。

            淚珠兒灑滿了空枝,空枝上浸染著斑斑血痕。

            杜鵑泣盡了血淚默默無語,愁慘的黃昏正在降臨。

            我扛著花鋤忍痛歸去,緊緊地關上重重閨門; 青冷的燈光照射著四壁,人們剛剛進入夢境。

            輕寒的春雨敲打著窗欞,床上的被褥還是冷冷冰冰。

            人們奇怪是什么事情,使我今天這樣格外傷心?一半是對美好春光的愛惜,一半是惱恨春天的逝去。

            我高興春天突然來臨,又為它匆匆歸去感到抑郁。

            春天悄然無語地降臨人間,又一聲不響地離去。

            昨晚不知院外什么地方,...

            解釋藏花吟里面的詩句

            藏花吟?好吧——http://ucs.zhbit.com/HtmlPage/lm5M3guKKgnGc.html 葬花吟——原文葬花吟[1]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2]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hè)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黛玉葬花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解析(一)花兒都已經枯萎凋謝,風兒吹得它漫天飛舞,鮮紅的顏色褪了,香味消失了,有誰對它同情可憐,柔軟的蛛絲兒似斷似連,飄蕩在春天的亭臺樓閣之間,漫天飄的柳絮隨風撲來,沾滿了繡花的門簾。

            閨房中的少女面對著這殘春的景色,多么惋惜,滿懷憂郁惆悵,沒有地方寄托愁緒。

            手里扛著花鋤掀開門簾走到園里,園子的花落了一地,我怎么忍心踏著它們走來走去?輕佻的柳絲淺薄的榆莢,只知道炫耀自己的芳菲,不顧桃花的飄零,也不顧李花紛飛。

            待到明年大地回春,桃樹李樹又開花了,可是來年的閨房中還能剩下誰呢。

            新春三月,燕子噙來百花,散發著花香的巢兒已經墊成。

            房梁上的燕子啊,你們對待花兒也太無情了。

            雖然明年你們還能銜花啄草,但你怎能想到房中的主人已經死去,舊巢傾落,而且房梁空空。

            一年三百六十日,過的是什么日子?刀一樣的寒風,利劍般的嚴霜,無情地摧殘著花枝,明媚的春光鮮艷的花朵,能夠支撐多少時候?一旦飄零了就再也無處尋覓。

            花開的時候容易看到,一旦飄落了就很難找到,站在階前愁思滿懷,愁壞了我這個葬花的人。

            手里握著花鋤,暗暗灑下眼淚,那空枝上似乎也傾染著斑斑血跡。

            杜鵑泣盡血淚默默無語,凄慘的黃昏正在降臨。

            我扛著花鋤忍痛歸去,關好了深深的閨門。

            清冷的燈光照射著空空的四壁,人們剛剛入睡。

            春雨敲打著窗戶,床上的被褥還是冰冷冷的。

            人們奇怪的是什么事情,使我今天這樣格外傷心,一半是對美好春光的愛惜,一半是惱恨春光匆匆的離去。

            來的時候一句話也不說,走的時候一聲不響地離去。

            昨天晚上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傳來一陣陣悲涼的歌聲,不知道是花兒的靈魂還是鳥兒的精靈,但不管是花兒的靈魂還是鳥兒的精靈,都一樣留不住,問那鳥兒,鳥兒不說話,問那花兒,花兒低頭含羞。

            但愿我從今啊,能長出一對翅膀,隨著那飛逝的花兒一同飛到那天際的盡頭。

            但是即使飛到了天際的盡頭,哪兒會有埋葬花兒的墳丘?不如用這錦繡的香袋收起花兒嬌艷的尸骨,再用一掊潔凈的泥土,掩埋你這絕代風流。

            愿你那高貴的身材潔凈的生來又潔凈地死去,不讓你沾染一點污淖,被拋棄到坑臟的河溝。

            花兒呀!你今天死了有我來把你埋葬,誰知道我這個苦命的人啊,什么時候忽然間死去,我今天把落到地上的花埋掉,人們都笑我傻,但是等到我死了的時候,掩埋我的人又是誰呢?請看那凋殘的春色,花兒正在從枝上往下落,那也是閨中少女衰老死亡的時候。

            一旦春天消逝,少女也變成老太太,花兒落了,人也死了,花兒人兒兩者從此不再相知。

            原文解析(二) 花兒凋謝飄飛,飛舞滿天;鮮紅的顏色消褪,芳香的氣息散去,有誰憐惜(它)? 飄游的柳絲柔軟地系在一起,舞動在春日的臺榭前;飛落的柳絮輕輕地沾在一處,撲向繡花的門簾。

            【注:總是無法確定這兩句是不是對偶,應該是對偶吧。

            “系”有兩個意思,一是做動詞,系在一起;一是作名詞,絲線狀物。

            “軟系”對“輕沾”,我查了一下,“沾”沒有用作名詞的先例,所以“系”只能是動詞。

            】 閨閣中的少女憐惜晚春,惆悵的思緒縈滿心懷,沒有排遣的地方。

            (我)手中拿著用來埋葬落花的鋤頭,走出繡花的門簾,怎么忍心踐踏著落花走來又走去? 柳條和榆莢錢自顧自地芳香繁茂,哪里管得了桃花與李花的飄落紛飛! 【注:柳條與榆莢錢都是既不芳香又不鮮艷的植物,卻如此繁茂,美麗芬芳的桃花李花卻要凋零,體現作者的抑郁不平之氣。

            】 桃花與李花明年都能再次開放,(但)明年的閨閣中,怎能知道還有誰呢? 三月的時候,散發著花瓣香氣的燕巢剛剛筑成,梁間的燕子太過無情!【注:剛筑成燕巢便遷徙,棄香巢于不顧,所以說燕子無情。

            】 明年花兒(再次)開放,即使可以啄下(筑巢);卻不知道人已離去,房梁已空,燕巢已傾落! 花兒開放(的時候)容易看見,凋落時(卻)難以找尋;臺階前傷心壞了(我這個)埋葬落花的人兒。

            (我)手里拿著葬花的鋤...

            紅樓夢葬花吟詩詞解析

            《葬花吟》是曹雪芹創作的章回小說《紅樓夢》女主人公林黛玉所吟誦的一首詩。

            這首詩在風格上仿效初唐體的歌行體,名為詠花,實則寫人。

            全詩血淚怨怒凝聚,通過豐富而奇特的想象,暗淡而凄清的畫面,濃烈而憂傷的情調,展現了黛玉多愁善感的性格、內心的矛盾與痛苦、細微而復雜的心理活動,表達了其在生與死、愛與恨等復雜的斗爭過程中所產生的一種對自身存在焦慮不安的體驗和對生命迷茫的情感。

            將花擬人,以花喻人,把花的命運與人的命運緊相聯系,有力地控訴了那些摧殘花的自然界和扼殺人的黑暗社會惡勢力,將人物的遭遇、命運、思想、感情融匯于景與物的描繪之中,創造出內涵豐富、形象鮮明生動的意境,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整首詩是林黛玉生命理念和人生價值的真實寫照。

            《紅樓夢》作者: 曹雪芹,清代小說家。

            名沾,字夢阮,號雪芹、芹圃、芹溪。

            祖籍河北豐潤,后遷至遼寧沈陽,先世原是漢族,后為滿洲正白旗“包衣”。

            自其曾祖起,三代任江寧織造,其祖曹寅尤為康熙帝所信用。

            后因受統治階級內部斗爭所牽連,產業被抄,遷居北京。

            他早年過了一段貴族家庭的繁華生活。

            后因家道衰落,趨于艱困。

            晚年居北京西郊,貧病而卒。

            性格高傲,憤世嫉俗,嗜酒健談。

            具有深厚的文化修養和卓越的藝術才能。

            他最大的貢獻在于小說創作,所創作的長篇小說《紅樓夢》代表了中國古典小說的最高成就,在世界文壇上享有崇高聲譽。

            《葬花吟》原文: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未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愿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或整理自網絡),原作者已無法考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翰林詩詞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 | http://www.www.funwei.cn/zhishi/24138.html

            熱門詩詞

            熱門名句

            朝代詩人

            熱門成語

            腾讯一分彩